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 第十八章
时间:2019-09-06

我把事情想得简单了!我以为有大小姐的帮助,至少林雄会愿意见我,但是,我真的失算了。


    还趴在地上的女生们互相大眼瞪大眼了一阵,其中几个自然而然地把视线落在我身上,其中那位年纪最轻的谈樱,眼睛还骨碌碌地打转,嘴角含笑,真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几乎在同一时间,从小屋里边传出了我再熟悉不过的呻吟声,众女的目光也被吸引了过去,然后开始窃窃私语讨论林嘉碧的身份,毕竟现在可以约束她们的人都不在了,女生八卦的本性就回来了。


    「啊,里边操自己女儿操得那么狠呀?」「算了吧,我不信你没有让你爸玩过。


    」「一码归一码,这叫得也太厉害了。


    」女生说得没错,这个世界根本没有「乱伦」这个概念——我在宾馆问过女同事,她们几乎都和自己父亲(如果年纪稍大的也会和自己儿子)、或者亲兄弟发生过关系。


    不过一般来说,多数是因为男性亲人实在找不到发泄对象,才不得不找上自己。


    但是!但是!!


    看刚才林家两父女之间的对话,这两父女的关系明显超越了这个层次,这也是我之前没有料到的其中一点。


    如果他们父女关系并非那么单纯,那我通过大小姐来搭上林雄,效果只能适得其反。


    忽然,女生们都安静了下来,我也回过神,兰蕊从里边走了出来,她看了一眼还趴着的女生,没有理会,径直走到我面前,说道:「陈先生,不好意思让你跑这一趟,你的所有资料,还有大小姐的个人物品请交给我吧,你的方桉林先生会抽时间细看的。


    」兰蕊很有礼貌,但这番话听起来就和「我们会向上边反映」「你回去等通知吧」一样。


    「谢谢兰蕊姐,我感觉最好还是当面向林先生说明整份计划,我有时间等!」无论如何,幻想,还是要有的。


    「陈先生,你还是先把资料交给我吧,林先生他……今天其实就想见大小姐,其他的,未必有时间,一会还约了杂志做访问了。


    」我的心情一下子跌落到谷底,是了,「我不答应你,你又怎么肯回来见我!」林雄根本对我的东西无甚兴趣,上次他是表现得相当豪爽好客,一个素不相识的人,靠颖芝还有张芸芸的路子,在他那里找份普通工作,这没问题。


    但,你通过他女儿的路子,想见他然后拿投资搞生意,你是谁?你想得太美了吧!可能见我呆站着没反应,兰蕊微微摇了一下头,继续劝道:「陈先生,这样吧,我保证会交给林先生的,也保证会提醒他好好研究,有什么回复我一定会与你联系的,你放心好了。


    」兰蕊这番话倒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好吧,既然她这样说了,我现在也不能冲进去干扰他们父女的好戏,唯有点点头:「那谢谢兰蕊姐,我交给你了,这里边也是我的心血,请交到林先生手上,替我谢谢他,还有,谢谢大小姐。


    」「你放心吧!」记住地阯發布頁4ν4ν4ν.兰蕊微笑点头,让一名保镖拿了公文包,她自己拿着大小姐的衣服,还有私人物品。


    「陈先生你再等一下,一会我送你上电梯。


    」「有劳兰蕊姐。


    」我本来想婉拒,但想想,那个上来的电梯,我确实没办法自己下去。


    兰蕊扭转身,对还趴在地上的裸女说道:「好了,同学们起来吧,今天暂时到这里,大家的表现都很好,本来还有其他内容的,但林先生现在有事情要忙,你们可以先回去,我们会再通知你们过来的。


    」看来决定资助对象的过程远不是趴在地上回答问题那么简单,还有后边的玩法,但现在林雄赶着玩自己的女儿,也只能先打发学生离开。


    众女生听罢都松了一口气,道谢之后匆匆爬了起来,因为趴得辛苦,每一个都呲牙咧嘴的揉着手揉着膝盖,有一两个甚至还要揉揉自己的奶子。


    「同学们先穿好衣服,我一会送你们去乘电梯。


    还有,阿常,你操完了没有?!」过了约10分钟,我和叽叽喳喳的女生一起站在电梯里边,这个电梯直通公司大堂,我心里有些沮丧,但再想想,也罢,现在只能等兰蕊,或者还有大小姐的消息了,要创业那有一帆风顺的?明天就是张芸芸的婚礼,还是先收拾心情,好好在婚礼上玩一场吧。


    今天上来的女生总共有6人,现在谈樱就站在我身边,她穿上了白色t恤和蓝色的短牛仔裤,头发扎了一个马尾,浑身上下都是俏皮女生的青春活力。


    「陈先生,你在想什么呀?看你的样子,好像好多心事哟。


    」谈樱笑起来的时候脸上还有一个浅浅的酒窝,所以虽然口多,但真心让人拒绝不起来。


    「没什么,谈同学,我本来有些事要和林先生商量,刚好他在忙你们的事,现在也唯有等答复了。


    」「我感觉你挺有办法的,可以找上林家小姐的路子上来。


    不过,林先生好像挺贪恋自己女儿的身体,这挺奇怪。


    」我心里「格登」一声,但没说话。


    「一个有那么大事业的男人,如此受情欲控制,正经事也不理就把自己女儿拖了进去,你不觉得奇怪?」她还在继续发表高见。


    「你说完了吗?」我有些忍不住。


    谈樱表情丝毫没有变化,还为自己争辩:「我就说一句嘛,这完全不像父女,就像……」「好了,谈同学!够了!」我提高声调,一下打断谈樱的说话,幸亏此时「叮」一声响,电梯到了一楼大堂,我连忙大踏步走了出去。


    做为一间大公司总部的通勤分流枢纽,大堂只要在上班时间,都是人来人往,脚步匆匆。


    人流中也夹集着全裸的女人,可能是今天上班的时候抽中要全裸的,也可能是其他有业务来往的公司过来慰劳客户的,反正我们也见怪不怪。


    「啊,那些人是……」谈樱年纪轻,比较没心没肺,所以注意力很快被其他东西吸引,其实不用她叫,我们都看见在大堂的几条柱子上,还有墙上,扣住了足足十几个裸女,她们双手高举,手腕被一个手拷扣紧,至于身体其他地方倒没有束缚,那是为了方便路过的男人们玩弄。


    这些女人表情倒颇值得玩味,有些目光呆滞,靠在墙上一动不动,有人在她身上乱摸也丝毫没反应。


    有些像受了委屈,眼圈红红的还在抽泣。


    记住地阯發布頁4ν4ν4ν.但有些却相当不在乎,不单身体扭来扭去地引人注目,还和路过的熟人说笑挑逗邀请别人来插,但旁人也只是看的多。


    而每个裸女的身边,都有一个小公告栏,贴了一张告示。


    「明显是做错了受罚吧,大家在学校都经历过吧。


    」冯珊凝澹澹地说道。


    说起来,在今天的众女之中,我对她的印象倒是挺好,可能因为她以身饲犯人吧。


    我也知道这些是因为工作发生了差错而绑在这里示众兼作为性交工具使用的女员工,作为大公司,现在只绑了十几个,已经算少了。


    当然,肯定会有更进阶的惩罚,像宾馆是送去工地一样。


    「这样扣在墙上一点都不好玩啊。


    」谈樱皱着眉头。


    「你能进这间公司再说吧。


    」冯珊凝说了一句实在话。


    「这里挂好歹也有规矩吧,不像学校那群猪,根本就不是罚,是故意利用规则来玩弄女生。


    」旁边一名女生咬咬嘴唇,愤愤然说道。


    「好玩也罢,罚也罢,对我来说都不是问题。


    总之我以后一定会在这里工作,说不定我还是下一任的林先生私人助理了,你们等着瞧吧!」张曾还是脱不了她的傲气。


    「噫,这位小姐,你刚才说要进来工作吗?」我们几个人身后不知什么时候闪过来了一名中年男人,虽然西装革履,但头发半秃,一对小眼又色迷迷地眯了起来,他在张曾身后,二话不说双手就从她腋下伸了过去,毫不客气地大力抓捏着双乳,相当粗鲁。


    张曾明显不乐意,毕竟碰到这种情况也只有林嘉碧才会坦然处之。


    她想挣扎,但男人双臂将她箍得很紧,还在她耳边说道:「你不是想进来工作吗,我就当是面试了,连这个都受不了怎么行!来,美女,我看你长得还不错,胸摸上去特软特舒服了,屁股也翘,和我上娱乐室玩玩吧,来吧……」中年男人硬是把张曾拖走了,她还瞪大眼希望我们可以说句话。


    谈樱叫了一名经过的保安,但保安看看那个中年人,说:「他是高管,在公司大楼范围内有权征召女性。


    更何况你们不是公司的入职员工,没有工作时段的性豁免。


    上娱乐室也就上班时间让员工放松玩玩,到员工下班就可以离开了。


    」「好吧,既然如此,我们也没办法了,啊……先生,你拦着我有事吗!」谈樱大叫,是因为她被一个比较年轻的男人挡住了去路,这名年轻人同样老实不客气地在她胸上摸着,但因为长得挺俊,所以谈樱一脸花痴样的看着他,后半句话的语气也软了。


    「帅哥你怎么了,是不是也想拉我上娱乐室?我可是要收钱的呀。


    」「哈哈,美女,不是拉你去娱乐,这样,我们部门今天晚上搞团建活动,但还缺一个奖品,你有没有兴趣?」年轻人坏笑着。


    「你意思是,把我当奖品?」「对呀,你还是个特等奖了,安排给获奖的同事带回家玩一天,原来奖品都是找公司女同事或者乙方公司美女的,但同事乙方都已经没什么新鲜货色了,我正发愁了。


    哈哈,今天真是运气好,在大堂这里看到你,又漂亮又嫩口,怎么样,美女,愿意吗?」谈樱咬咬嘴唇,考虑了一番之后嘣出一句话:「那你付多少钱?」「50行不行。


    」「拜托,你说要带回家,那要玩我的肯定不止一个男人,多给点不行吗?」「好好好,80。


    」「100吧,你们这大公司,还斤斤计较这点钱?」谈樱也让这个年轻人拖了上去,只是她离开的时候,还没忘记向我们挥手告别。


    冯珊凝笑道:「走吧,再呆久了恐怕就有人要找我了,我今天可没空。


    」「这种钱你们也经常收吗?」其实以这个世界的平均收入来计算,这种钱并不算多,就是意思一下。


    原来是强奸女生的时候,男方好心给几十,说是撕烂衣服的补偿。


    后来渐渐发展到邀请一个陌生女孩做爱的时候,也会付钱,女生也会主动开价。


    当然,钱不钱也并不是关键,像那天晚上,整整一纸箱钱,林嘉碧就没收。


    「哈哈,就是赚些零花,收那么贵也没意思呀。


    」另外一名女生笑着回答。


    「如果有个手机程序,可以让女人更方便地赚这种零花,也让男人可以更方便找到合适的对象,你们感觉怎么样?」冯珊凝眼睛一亮,说道:「那挺有意思!我们要赚零花也方便些,你上来就是找林先生谈这个的?」「现在前途未卜。


    」「怎么会,你不是认识林先生女儿吗?到时让她第一个用,保证轰动全城,好了,我回学校了,陈先生有机会再见!」轰动全城?林嘉碧还用得着这东东?我看着冯珊凝的背影,她穿着白色雪纺质地的半透明衬衣和黑色的收腰包臀长裙,走路的时候修长的双腿、丰隆的臀部、纤细的腰肢构成了炫目的曲线,那跨部款款的摇摆当真令人一见销魂,也怪不得女高选了她上来。


    同样的背影,第二天我又有幸目睹了一次,这次的美女远远不止一位,衣服的颜色也从黑白变成了粉红色或者大红色。


    记住地阯發布頁4ν4ν4ν.天空中飞舞着彩色纸屑飘带,每个人的头顶上都五颜六色。


    而在人群的最前边,一柄红色的喜伞下,穿着黑色西装的新郎,正有点艰难地抱着一张卷成圈状的红色毯子,向最前边的领头婚车走去。


    我站在马路边,看着停了一排的婚车车队,有些懵,因为不知道应该上那一辆车。


    「亚一,过来,来这辆车吧。


    」穿着大红色礼服的大美女忽然向我挥手,和粉红伴娘裙统一的低胸不同,她的礼服包得很严实,甚至把玉颈都包起来了。


    毕竟她也算是长辈,新娘的嫂子,但礼服紧身的设计,还是把少妇凹凸有致的风韵尽露无遗。


    「亚一,上车吧,去芸芸新房那里要半个多小时了。


    今天我一直没机会和你好好聊,颖芝在车上就是你的了,你没试过她在车上的口交技术吧?哈哈。


    」本来我应该和林嘉碧一起来的,但是,大小姐居然整个晚上都没有联系我,电话不通,短信不回。


    我只能和芸芸通话,她建议我不如在接亲之前过来凑凑热闹。


    我反正没其他事,心里也很想见识一下这个世界的结婚仪式,所以就一早跑了过来。


    张宅门前已经装饰得相当喜气,一眼就看见大


    门的双喜字,还有门两边的喜联,但比较奇怪的是,上下两联最下边明显留了一个字的空位,不知是什么缘故,难道还要临时再蘸墨写个大字?进门的时候费了一番周折,因为新娘的姐妹团堵住门讨红包,看在她们晚上婚宴时会让人,也会被我操得不成样子的份上,我就遂了她们的愿。


    只不过按习俗,每封红包都塞进她们低胸伴娘裙外露的乳沟里边,没人逃得出我的魔掌!搞得每一位姐妹拿红包的时候都在格格娇笑。


    等到姐妹们全跑散了,一双手臂奔上来把我牢牢地抱住,我马上回了一个熊抱,双手还不断轻轻拍打着他的肩膀。


    「勇哥,好久不见了,恭喜芸芸新婚,恭喜新大舅子。


    」「亚一,谢谢谢谢,我们都盼着可以早点见你。


    我看看,你现在精神多了,对了,我听芸芸说你现在是林家大小姐的私人助理?厉害呀亚一!前途无量。


    来,先坐,婚礼你观礼就可以了,也不需要你帮忙做什么,一切昨天晚上都搞好了。


    等到晚上婚宴记得多喝几杯!多玩几个伴娘,哈哈。


    」「谢谢勇哥,我一定和你好好喝几杯,我也很感激你当初救了我,还收留了我。


    」我是真心的感谢,没有张勇和颖芝,我也就没有后来的这番奇遇,说不定穿越过来的下场就是让下一辆车直接轧死。


    「什么话,说老实当时还是颖芝眼尖,我都看不见你躺在地上。


    我们全家人都感觉你挺有福气的,对你的印象也很好。


    」到目前为止,这个世界几乎所有人对我都挺热情的,大小姐尤甚,不知道是不是我个人因素的影响,难道这个就是我所谓的「金手指」吗?现场除了姐妹团,还有一些娘家的其他亲人,多数是女性,包括了四五十岁的婶母辈,也有带了自己孩子的妙龄少妇,几个小孩就在我们身边跑来跑去。


    忽然之间,我听到了里边房间传过来的男女交合呻吟声,就顺口问道:「这是芸芸在里边吗?」「不是,是颖芝和我爸在里边,芸芸在她的房间里。


    」张勇回答得很从容,「我爸有段时间没见颖芝了,老人家有些淘气,刚才就让颖芝进去,算是尽尽孝。


    哦,介绍一下,亚一,这位是我妈。


    」和两兄妹眉花眼笑的母亲客气完,夹集着许颖芝「公公……公公……好粗……媳妇受不了了」的浪叫声,虽然全屋人都没所谓,但我还是感觉有些许的尴尬,于是就提出:「我现在可以进去恭喜恭喜新娘子吗?」张芸芸今天自然是格外的明艳照人,穿着大红色的裙褂静静地坐在床上,头上插满了珠钗,捧着花束,身边坐着两名粉红色裙的伴娘,这两位却不在刚才外边讨红包的行列中,看来是张芸芸最亲的闺密,负责一直照顾今天的新娘子。


    「亚一你来了!哈哈,怎么样?我今天漂不漂亮?」「这还用说吗?你今天当然漂亮。


    不过你这件衣服太厚了,我这福气不太好求呀。


    」我说着,一双手已经隔着衣服按在她胸上,但那件裙褂质地挺厚,摸上去手感不好,张芸芸看着我的手在她胸上不住地揉搓,不禁和身边的两位伴娘对望一眼,不住地笑。


    「好了,我的又不是大小姐的胸,你摸那么起劲干嘛。


    」张芸芸嗔道。


    记住地阯發布頁4ν4ν4ν.「今天你才是主角,一会在婚宴上我还要用鸡巴好好求一下,多多的福气。


    」我笑道。


    「随便你,好了,别搓了,不要冷落了这两位,我介绍一下,长头发的是茶室的刘缎,还有这位是王锐的表妹,你叫她小白吧。


    」「芸芸姐的朋友,果然一表人才了。


    」刘缎是茶室里跑的,嘴巴自然甜。


    那位小白则腼腆得多,一直看着我笑着没说话。


    虽然两位伴娘各擅胜场,但我的目光还是让小白吸引了过去,她年纪估计刚过20,一头齐肩的短发,显得格外有活力,五官比例非常精致。


    「啊呀,王锐的表妹当伴娘呀?进来做卧底?」我一边说笑一边也尽收了两位伴娘软玉上的福气,毕竟不收不礼貌。


    「瞧你胡说什么,我和小白认识很久了,况且她和王锐还没有和我熟。


    对了,亚一,大小姐还是没有联系你吗?」我摇摇头,大致把昨天的经历说了:「大小姐一个晚上没联系我了,但她和林先生在一起,肯定会来的,你放心好了。


    」「如果主人真有一个多月没有见大小姐……恐怕要干一个晚上了。


    唉,我希望我们当时三姐妹都来,兰蕊姐还有小丁,我们三个再一次一起对主人下跪行礼。


    希望可以如愿吧。


    」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甚至蒙上了一阵的哀愁。


    我沉默,隔了一阵才想起另外一个问题:「那二小姐会来吗?」「会的,说不定还有和大小姐一起来了。


    哈哈,嫂子,你进来了,亚一在我这了。


    」我刚站起来,就和少妇滑腻颤巍的双峰撞了个满怀,她轻轻「啊」了一声,娇躯居然向后荡开,弹性果然惊人呀!我连忙伸手扶着她的香肩,将她拖入怀中。


    颖芝现在仍然是全裸,俏脸红扑扑,触手之处尽是温软,风韵更胜从前,也可能因为刚让自己公公操过。


    我和她之间,应该怎么形容了?小别胜新婚?「亚一,真想不到你已经搭上林家大小姐了,平时你也够忙的吧,不是芸芸结婚这种大事你都不会过来看我了。


    」「嫂子,别这样说,我真是挺想你的。


    和大小姐也没有什么搭不搭的,就是当她一个跟班。


    」「张勇还和我说,他还没机会上林大小姐了,倒让你先上了。


    我说好呀好呀,让你还不断地打她主意。


    张勇把我献出去让林先生玩,还不是拿我来当见面礼,切!」这个世界的女人,尤其是嫁了人的,照我所见,都很温婉知矩,但还是会有一种奇妙的嫉妒心,不过这样的颖芝,倒让我感觉更加可爱。


    「颖芝,接亲队伍快到了,你不是找衣服吗?」张勇走了进来,估计他听到了自己妻子的说话,所以摇头苦笑。


    「我好像又胖了,这件衣服都穿不进去了,讨厌呀!」当那件大红礼服套上身的时候,颖芝开始撒娇。


    「别乱说,还不是和以前一样嘛,来,我拉拉链上去了。


    」「轻点,肉多了,挤着痛……」「行了,别弄那么好看,今天你都不知道要脱多少次。


    」「得了,我还不是不想失礼你们张家,唉,芸芸你嫁了,我可惨了,我连一个可以说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你有完没完……」两夫妻又在我面前秀着恩爱,我唯有和张芸芸相视苦笑,但她今天也嫁人了……我努力不去多想自己的事情。


    忽然,我们都听到了外边的急速的敲门声,还有接亲兄弟团的欢呼声。


    「各位美女,我想你们的小穴了,你们想我们新郞官的大鸡巴吗?」这句说完,就是一阵哄笑。


    「给红包,不给红包就回家玩你们妈去!」这下是女生们的哄笑了。


    「哈哈,一会一定干得你们叫爸!快开门!」姐妹团与兄弟团互飙了一阵骚话,张宅大门的攻防战又闹腾了一阵,兄弟团甚至用了阴招,将混了精液的水用喷壶喷向姐妹团的眼睛和胸上,闹得姐妹团花容失色。


    记住地阯發布頁4ν4ν4ν.最后还是新郎王锐从怀中掏出一迭红包,众伴娘自然欢喜尖叫。


    只不过在向乳沟里放红包的时候,兄弟团比我刚才还搞得过份,不单王锐自己乱摸,那群男人借口「放得不稳呀」也乘机伸手进去乱摸,有几个甚至把伴娘裙扯下来,让她们尖挺圆润的乳儿在空中乱弹,自然就是一阵哄笑声,女人的尖叫声和噼噼啪啪的打闹声。


    「好热闹呀,哈哈,年轻就是好!」我和张勇都留意到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此时从容地走了进来,他显然是和新郎的队伍一起来的,也许是年纪关系,不想和年轻人一起胡闹。


    张勇连忙站起来,很恭敬地说:「亲家叔祖父,你来了,坐坐。


    」「好的,亲家大舅,一会儿的幽墨准备好了吗?」这位估计是王锐的叔祖父了,他不在新房那边等,和接亲队伍一起过来,而且开口就提「幽墨」,想必是要负责一会儿的什么仪式。


    「准备好了,我们家几位生了孩子的嫂子都在那边,就等叔祖父你了。


    」叔祖父没再说话,点点头,坐好喝着茶,然后和张家的父母闲聊。


    又闹了一阵,在喝采声之中,张芸芸的房间门终于打开了,王锐在姐妹团的监督下,跪在她面前念着什么爱妻宣言一类的东东,好端端的场面最后非要搞得在场的人都眼湿湿才收场。


    在新人跪下向父母兄嫂奉完茶之后,那位叔祖父因为是长辈,也坐了上去受茶,他把茶杯放好后,从怀中拿了一支细毫毛笔,这支毛笔明显是为了婚礼准备的,笔杆全围上一层红绸。


    叔祖父端起笔,姿势和态度相当恭敬,一对新人连忙向笔行礼。


    「好了,新人拜笔已毕,请张家嫂子准备!」叔祖父站了起来,高声说着。


    他提起嫂子,我马上望了一眼颖芝,但她站着一动也不动。


    我再把目光转向人群,才看见两名少妇站了出来,都是今天带了自己孩子过来的,两人明显都比较娇羞,有一个还捂着嘴不断在笑。


    「两位嫂子抓紧吧,不要误了时辰,还有,王家的兄弟也准备好。


    」叔祖父继续说道。


    于是,在众人的目光之中,两位少妇把身上的衣裳褪尽,虽然都生育过,但身材还是保持得相当标致。


    而王家的兄弟团们则你推我让,嘻嘻哈哈了一轮,才推了两人出来。


    两名全裸的少妇马上被两个男人拖了出去,分别按在门外的上联和下联的位置上。


    人群一下子拥出去,我连忙也跟着,中途听到一个小朋友问:「爸爸,妈妈这样出去干什么?」「妈妈因为生了你,所以这次你堂姐的婚礼要当幽墨了。


    」「幽墨是我练字的时候的那种墨吗?」小朋友继续问。


    「不是那种黑墨,也是写字的墨,但不一样!」幽墨,我好像有些似懂非懂。


    很快,两名少妇已经在对联前边被男人狠狠地日着,既在自己亲人面前,也在自己孩子面前。


    「啊……轻……啊……轻点……啊……」「呜呜……好深……啊……呜呜……好棒……啊……」「哈哈,嫂子就是好玩……我就喜欢……生了孩子……别有风味……」两个男人干得很勐,显然是想短时间内射精,少妇的下体都是「咕叽咕叽」的水声,看着交合的地方,飞溅出来的水直接把喜联润湿了一片。


    「好了,亲家叔祖父,请准备。


    」张勇示意众人让开一条路,让叔祖父先走到在上联处交媾的男女身后。


    「啊……我泄了……泄了……好……来,听话,蹲低一点……要写了……王哥叔祖父,这女的水很多……」男人从少妇身体里出来,示意她双腿尽量张开,我们都看见白浊的精液混合着大量淫水从她大腿之间潺潺流下。


    「唔!真不错,此幽墨可起名叫蕴泉。


    」叔祖父也有自己的幽默感,他的毛笔先在女人大腿汨流而出的体液处反复涂抹,然后径直插进小穴里边,在里边搅了几圈,象是要彻底蘸干净里边的淫水,引得「蕴泉」不住地叫唤。


    「好了,扶她离开吧,可以了。


    」叔祖父把毛笔抽出,旁人马上把瘫软的少妇扶走,上联此时完全露了出来,叔祖父扎好马步,大笔一挥,用笔峰上的淫水精液混合物在上联空着的位置上写了一个金色的「喜」字,可谓是铁画银钩,旁人无不鼓掌。


    「哈哈,上联的幽墨质地优良,不知下联怎么样。


    」叔祖父又踱着步来到下联,但这里去发生了小插曲,这边的少妇刚生了孩子不久,还在喂着奶,那个男人挺促狭的不断抓她的奶子,让乳汁喷射在前边的对联上,围观的人不住哄笑。


    等这对男女被扶走,叔祖父如法炮制,下联上便多了一个「福」字。


    「上联的幽墨取名蕴泉,下联的幽墨,可取名叫甜泉,哈哈哈,这对联奶香浓郁了,王锐,把笔收好吧。


    」叔祖父微笑把笔递给王锐。


    王锐连忙双手接过,恭恭敬敬地用一段黄绸包好,放进口袋里。


    我开始还以为蘸淫水写字只是装个样子,但想不到,对联上真有金色的「喜」「福」字,看来不止是对联,连毛笔也是特制的。


    「幽墨的原来是这意思呀!」我啧啧赞叹。


    「对,我们是小户,结婚只写两个字,如果大户,喜联每一个字都是用幽墨写的,要写多少个字就要找多少对男女来交媾。


    」张勇解释。


    「幽墨一定要用生过孩子的嫂子?」「当然,寓意多子多福嘛,所以颖芝她还没有资格去当幽墨了。


    」「那,嫂子什么时候生孩子了?」「也快了,我打算下周带她去育儿中心,让她进行我们之间的基因配对,这样她就可以怀孕生我们的孩子了。


    」原来是这样!我之前在街上见过各种育儿中心


    的招牌,我一直以为只是一个照顾孕妇和初生儿的地方,想不到居然是这个世界生育后代的关键!仪式差不多完成,新人要出门了,兄弟团取出一张红毯,一直衣衫整齐得我都出乎意料的张芸芸,终于把那套裙褂脱掉,身无寸缕地向张家的祖先神主牌磕头。


    张母也在一边跪下吟诵,大意是小女芸芸,今天聘王锐为夫婿,昔为张家女,今为王家妇,感祖先赐予此身,我自生来不蔽体,摘下云霓作嫁衣。


    王锐亲自用那张红毯裹好张芸芸,将她横抱抱起,小白举起喜伞在头顶,一群人鱼贯出门,守在门外的兄弟和姐妹团拉动了彩炮,纸屑漫天,欢声喝彩,在妻家的接亲仪式算是结束了。


    但婚礼也只是进行了一半,还有在夫家的仪式,以及,最好玩的晚上婚宴。


    坐上婚车,车队徐徐开动,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大小姐还是没有回应。


    我终于忍不住,再拨了过去。


    「你好,你所拨的号码已关机。


    」我把手机放下,想放入口袋,但还是拿起来,又看了一眼,才重新把手机放进裤袋里边。


1